上海时装周 | 走近| 精细和工整是我很在意的事情
上海时装周
上海时装周,shanghaifashionweek,shanghai fashion week, 上海时尚
63505
single,single-post,postid-63505,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vertical_menu_enabled,qode-title-hidden,qode-theme-ver-5.9,wpb-js-composer js-comp-ver-4.3.4,vc_responsive

05 九 走近| 精细和工整是我很在意的事情

1.webp

i-am-chen
的第三季系列于2018秋冬上海时装周TUBE SHOWROOM展示,被评选为当季的商业潜质奖,至此,新锐设计师支晨的“全针织”品牌i-am-chen商业化之后刚刚经过了两季。

2.webp


//:色彩愉悦


色彩成了炸弹。它们必然会放射光芒。在其新鲜感中,任何东西都可能上升到真实之上。

支晨的设计理念向往简单纯粹,并没有那些过于玄密晦涩的内容,普通人很容易理解,就像是一场活泼快乐的精短喜剧,充满了童趣和纯真,给人以轻松的视感。

“我喜欢特别工整、干净的感觉,最好是one piece,省去不必要的内容会比较吸引我。”支晨认为,设计主要是为顾客的需求而做,艺术品则更多是为了表达自我,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不该混为一谈。设计师更多的是运筹各方面能力、汲取权衡思考的精华,经历诸多限制和阻碍之后,才能打磨出一个好的产品,去弥补原先的缺憾和不足。

3.webp

其毕业作品「PLAYGROUND」被选入2017秋冬伦敦时装周,这一季的灵感源于艺术家Alexander Calder的作品。支晨从 Calder 的作品中看到艺术家以一个工程师的严谨精准计算推导出的微妙平衡,从而传递出纯粹的美感与愉悦,像是孩子的玩具。该系列发布后获得了业内好评,也入选并赢得了Lodz Young Fashion Award(罗兹青年时尚奖)。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复衡量思索,包括合伙人的竭力搭桥(软磨硬泡),支晨最终成立了其个人独立品牌。

4.webp
5.webp
6.webp

2018春夏作品「游泳池与柠檬」运用色彩的拼合和明暗的变化,表现了David Hockney作品中的光影和色泽。设计中增添了一些水波纹和撞色线条,使作品的细节呈现更趋丰富。

7.webp
8.webp

2018秋冬系列以「色彩炸弹」为主题,受设计师在Musée d’Orsay偶遇艺术家André Derain早期画作的启发,表现自己被纯粹的、直觉的吸引所带来的震撼和兴奋之情。

这一年中,支晨的i-am-chen成为 2018/19国际羊毛标志大奖香港半决赛优胜者,获得了晋级总决赛的资格,将打造美丽诺羊毛胶囊系列。

19春夏新系列获得了FASHION SCOUT MERIT AWARD,即将在9月14日于伦敦发布。本次的主题为Green Papaya(青木瓜之味),期待浓郁的木瓜香气、青翠的枝叶与濯枝润叶的雨水所铺垫的夏日基调与i-am-chen碰撞的火花。

9.webp
10.webp

//:几番胶着

人在长出第二个脑袋或者第三条胳臂之前,衣服可能都不会有大的改变和突破吧。

“生活都那么多糟心的事情了,别那么严肃,笑对就好。Fashion这个东西很老生常谈又和生活距离太近,我觉得只有技术才可以带来一些改变和创新,比如我的裙子,无缝,橡筋面料……”支晨的言语中带着些许戏谑,在寻找到“针织”作为自我表达和承载的形式之前,她确确实实折返了不少次,只为回到分岔口的原点,重新开始。

11.webp

支晨是一个前理工科机械专业辍学少女,在厦门就读省重点高中后顺利考入了机械专业,但就读2个月后便深感不适。“我对美好的东西很感兴趣,想学习设计,却不知道还有艺术高考这个流程,那时候父母认为学画画是不务正业的选择。”但结果支晨还是退学了,开始学习美术,重新考入东华大学服装设计专业。大二的时候她额外报班补习制版工艺和语言课程,为自己争取到了前往伦敦艺术大学做交换生的名额,那一年的交换经历让她体会到了自身的差距和不足。

12.webp

回国后支晨的毕业设计获得了年级第一的成绩,拿着国奖前往纽约帕森斯继续深造。“帕森斯遇见的导师喜欢比较概念性的东西,一开始我会去迎合,但其实迎合做不了自己的设计,设计师应该捍卫自己的想法,我在当时没有很明确自己的定位。”一年后,支晨再次选择了辍学。

13.webp

“有段时间质疑自己不是一个真正的设计师,没有那种做出很先锋、夸张造型的冲动和意愿,那段时间我想过学Marketing。与此同时我并不认同服装设计师一定要以艺术家自持,用概念去做这个领域的敲门砖,我在工业和室内设计领域更容易找到知音(如包豪斯)。现在回想我还是很感谢帕森斯的导师带给我的思考,但言归正传,跌倒了总还是要爬起来。”

14.webp

支晨认为自己只是一个设计师,而设计需要商业化,适合量产,造福社会。与此同时,她给伦敦艺术大学的教授写信并重新得到了offer。这次,伦艺的导师同她的想法较为想象,认同设计需要平衡商业性和美感。


//:“针织”灼见 

我在用现代工业化的技术去做很小众的东西,比如这块面料就只针对这一件衣服。

MOMA是i-am-chen的第一个客户,当时以MOMA“Items:Is Fashion Modern” 为主题的特展收纳了支晨毕业设计系列中的一条铅笔裙。“时尚发展到了今天,真的要从版型或者传统的技艺中去创新很难,例如版型的话,我觉得Balenciaga已经做到头了,但我们还是可以从技术上去做创新,那些从前未被开发的做法,现在被制作了出来。”

 15.webp

在帕森斯的时候,支晨接触到了一个一周左右时间的手摇机课程。去到伦敦后,学校有一台电脑控制的工业横机,一位每周只待一个下午,做技术员的义工。她最初的那些Sample都是用这台横机做的。而后义工继续就读博士,横机无人管理。支晨便在外寻求工厂生产她的针织设计。

16.webp

“这款横机面世已经四十多年了,但现在市面上见到的大部分产品都没有发挥它的潜力。不同的机型决定机器可以生产出什么样的产品,当然也取决于技术人员的操作,很多技术人员会告诉你这个做不到那个做不到,你就需要去了解这个机器的一些基本构造,构造决定功能,决定能做什么样的产品,针织是非常理性的。”

17.webp

据悉,横机是最灵活的机器,大部分羊毛衫、针织衫出自横机。圆机分大圆机和小圆机,大圆机一次就会使用几百公斤纱线,如T恤面料,属于规模化生产;小圆机可以做些袜子,运动服。经编机用来做织带,有很多纱卷,同样是超大规模生产,独立设计师无法承担。i-am-chen目前的生产中可以使用到的是横机和小圆机这两种。横机里分国产、日本产、德国产等,日本和德国的机器可以做一些比较复杂的东西,但真正进入市场被使用到的并不太多。

18.webp
19.webp

设计稿是否能够变成成品,需要考虑机器本身,设计本身适不适合量产,以及采购的纱线是否适应这台机器,一些微小环节如纱线厂温度的变化也会直接导致纱线不稳定,次品率高,或者衣服做不成一模一样的,加上洗水环节的耗损等,如果把控不好一环,即会导致品质控制出现问题。

 

20.webp

支晨认为,除了部分工厂有一定的情怀以外,东南亚人工成本对中国市场的打压导致了中国本土工厂不得不谋求转型,从前只需要做简单的操作挣快钱,现在不得不去尝试开发一些更具技术性的款式,这也是国内一部分比较有实力的工厂愿意尝试同设计师品牌合作的原因所在。

21.webp
22.webp
23.webp

“我在里面摸索的这些时日,感知到真正优秀的技术人员寥寥无几。比如有一道叫“缝盘”的工序,在江浙一带也叫“套口”,是一个耗费体力和眼神的步骤,横机里目前最细的18针针洞很小,要对齐很困难,年轻人不愿意干,一位技术人员开发了机器的潜力减掉了这个工序,去人工化必然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24.webp


//:阴霾雾散

色卡和灵感版决定了基调,现实与愿望互相牵制。一步一步平稳的发展壮大,才可以捍卫自己热爱的和真正帮助到别人。

针织一体成型无缝技术已经存在几十年了,劣势是机器只能做比较简单的花样,如嵌花,服装因此会变得程式化,趋于无趣。倘若一件针织不能给人带来审美上的满足和惊喜,便不会有人想要知道这件针织衣衫有无接缝。如何去开发机器,是i-am-chen品牌立足的关键所在。

25.webp
26.webp
27.webp
28.webp
29.webp

“我们在工厂里面先实验不同的纱线和针形,多一种颜色就要考虑到纱嘴够不够排纱,然后组织式样,接着才会到样衣的地步,样衣普遍需要试3-5个版,每季度的衣片都是成箱的。这些转到设计图的层面就是一个像素代表一个线圈织一圈,画图的时候需要计算到底要几根针,根据这些限制去调整你原初的设计构想。针织有趣的地方在于一根线进入机器就会有千万种变化,样衣需要打样几次取决于款式难度和工厂能力。有时候转移了2、3个工厂,试了多次还是达不到预期设定就只能放弃这个款。”

30

品牌的毕业设计被受上海时装周邀请前来的Mia选中入驻Machine-A,并入驻了日本的Desperado。第二季新加入了日本的Restir等10家左右店铺,第三季加入了伦敦的Browns等30家左右店铺。入驻的国内店铺有连卡佛、素然、The
Balancing、北京汉光百货、北京SKP Cachet、深圳的苔藓、成都的hug,长沙的温室等。

 

我感觉自己的设计一面世就被接受的挺好的,可能我本身不属于那种特别时髦、前卫的设计师,我自身的审美和输出的接受度已经比我想象的结果要更好。18秋冬系列在TUBE SHOWROOM 订货,TUBE 对于买家的筛选和把关比较严格,帮助我们导流优质的买手资源。”

31.webp

6月的抄袭事件给支晨上了一课,至今线上线下仍遍布多家卖家销售i-am-chen的抄袭款。正品18针的工艺非常精细,混合了多种纱线,而抄袭款换成了更粗的14针,也替换了纱线,磨灭了肌理。“她们抄袭的其中一款我们有使用两种纱线,一种是亮的光丝,另一种是曲珠,实物的一部分是亮光的质感,一部分是哑光的质感。经过多次打样,最终那一款大货的实际下工厂生产不到10件。”支晨说。

32.webp 33.webp

而这一事件发酵期间也给支晨带来一个意外,有人主动联系她对购买抄袭款表达歉意,表示之前并不知道这款有原创设计的存在,之后向她购买了正品。“我们无法非常精准地定位品牌的客群,信息不对称必然会使品牌失去一部分惯性思维下排除在外的潜在客户,我们的力量尚且薄弱,只能尽己所能控制好成本核算好售价,不让目标消费者因为价格无法企及而望而却步。”

33.webp (1)

支晨继续马不停蹄的开发新的款式,比如从前的无缝技术生产的几乎是清一色的单色插肩袖,而她则同工厂一起开发出有嵌花的弯甲袖。“要同机器做朋友,要了解它,时不时同它说说话,祈祷不要半途断线或者有其他的意外。”

 34.webp

19春夏品牌采用了新的垫纱技术,另外采用真丝纱线,使用横机中最细的针制作薄款,配合一些镂空和挑孔,上身后将非常凉快舒适。“之前针织技术上没有跟上,现在学多了一点,产品又可以做的更丰富一点了。买手店会从版型、定价、商品架构等方面给到我一些建议,从社交信息中找过来的终端客人也会给到我一些意见。”

 

当下支晨欣赏的品牌之一是Particle Fever粒子狂热,她认为该品牌有独特的产品特性,整体视觉做的好,又是更大层面消费者能够消费的,价位合理。“毕竟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独立设计师品牌成立至今不过十几年,大家正持续积极摸索,因为这一切仍是太过新鲜年轻。”支晨说。

(图片由品牌提供)
 -
END 

-

- About brand -

官网:http://www.i-am-chen.com

官方微信:i-am-chen

官方微博:@i_am_chen_official

Instagram:i_am_chen_official

 

- 精选实体店铺 -

Browns Fashion (London, UK)

Machine-A (London, UK )

Desperado (Tokyo, Japan)

Restir (Tokyo, Japan )

Dada Concept (Pietrasanta, Italy)

连卡佛 (大中华地区)

Cachet(北京SKP)

汉光百货 (北京)

The Balancing (上海) 

素然 (北京,上海) 

苔藓 (深圳)

hug (成都)

温室 (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