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装周 | 像享受周六午后的阳光一样,享受时装——上海时装周2015秋冬作品发布看秀日记
上海时装周
上海时装周,shanghaifashionweek,shanghai fashion week, 上海时尚
34795
single,single-post,postid-34795,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vertical_menu_enabled,qode-theme-ver-5.9,wpb-js-composer js-comp-ver-4.3.4,vc_responsive

12 四 像享受周六午后的阳光一样,享受时装——上海时装周2015秋冬作品发布看秀日记

文/杨洋

《东方早报》/澎湃新闻 时装记者

4 月11日,星期六,天气晴好,有微风。2015秋冬上海时装周作品发布迎来周末午后暖融融的阳光和更多非专业的观众。这是一个可以和朋友去喝下午茶、逛公 园、荡马路的日子,但有些人却选择预留一小段时间,到访新天地太平湖秀场。他们中间绝大多数是受邀来看他们喜欢的设计师和品牌发布下一季的作品,当然也有 不少人属于“轧轧闹猛”,比如我今天在秀场外遇到的一对中年夫妻。当时他们正焦急地四处索票,而手里抓着一把秀票的我,被他们的“代理人”,也就是俗称 “黄牛”的大叔给拦住了:“手里票子卖给我吧?你说个数?”我原本不想理会,但出于记者的职业本能,我还是决定探一探今日的“行情”,于是反问了一句: “你肯出多少收?”他先说一张50块,这已经比前些天我从同行那里听说的一张20、30要高了许多。见我不为所动,他又给出了三张200块的“打包价”。 这时我叫的出租车到附近了,我撂下一句不卖了准备离开,但那对夫妇仍在一旁恳求:“我们女儿是学设计的,这会儿正在别处想法子买票呢,到上海来了真的很想 看一场秀。”我想了想,停下来抽出其中一张多余的秀票,悄悄塞过去说那就送你们吧。两夫妻先是一脸惊诧,紧接着连声道谢,“黄牛”大叔在不远处看到我搅黄 了他的生意,气急败坏地追上来,见我没收钱又不能骂我,末了还不死心:“那我出300块,剩下三张都卖我好吧!”

我不知道,那个未曾谋面的女孩有没有因为我的举手之劳,享受到由时装带来的片刻欢愉,也不知道那些花钱买了黄牛票的人是否觉得“值回票价”,唯一确定的是,人们对于一场时装秀的真实渴求。其实经过这十几年来每年两季的熏陶,上海这座城市早就习惯了时装周的存在,而所谓热闹,可能还不及上海车展好看,猎奇的人毕竟只是少数,剩下的,应该都是真爱了。

今天一整天的秀,除了MISSY SKINS BY NATASHA IVACHOFF,几乎都是老面孔,而这唯一个“新鲜人”背后的YYO Foundation也不是第一次在上海时装周推出他们所支持的设计师了。开场的RICOLEE是专做户外着装的独立品牌,原本以为他所面对的市场是有限 的小众人群,但紧接着上场的商业女装品牌诗集也在充满自然写意风格的设计中融入了户外、徒步和运动的元素,可见这几年热爱户外运动的人越来越多。

第三场,植根上海的德国设计师品牌MF以“奢宠失衡”为主题,发布了一系列不对称设计的作品,包括高筒软绵羊皮靴、山羊绒针织大衣、高腰做旧风格的皮革阔腿 裤、绵羊皮上衣和长裙、阿拉伯风格单肩经典长上衣等等,最后当模特们再次出场谢幕时,其中几位的怀里竟然抱着小狗,姿势让人想起Dolce & Gabbana这一季“挚爱的母亲”系列发布时让超模抱着婴儿谢幕的场景。这年头,凡是跟萌宠沾上边的似乎都会走红,Buzzfeed当初就是因为传播各 种可爱的猫狗图片而一跃成为全球知名网站,但MF究竟为何出此奇招,我暂时还没搞明白。

傍晚时分,JADE EN PLUS加是以”JustKids”为主题的秀让我颇感惊艳,超出常规长度的流苏元素带着一股酷劲,突破了品牌以往女王范儿的风格,据说设计师的灵感是源 自“朋克之母”Patti Smith的自传《Just Kids》,尤其是“当我站在话筒前,我无所畏惧。”这样的句子。这场秀开场的模特是日本个性女郎赤坂沙世,上一季她曾为“栋梁一日”中的设计师陈安琪走 过秀,而她的中性美与这一季的JADE EN PLUS非常契合。若说败笔的话,品牌在末尾请了演员张俪,穿一身深V的礼服小心翼翼地登台,她修长中带些丰满的身材倒是很养眼,但若是以此来强调品牌基 因与该系列之间难以取舍的女人味,似乎有些多余。

MISSY SKINS BY NATASHA IVACHOFF这场秀,我特地跑到后台去看了一圈,发现造型指导是Vogue在中国的御用造型师郭忆和资深时尚顾问Kevin Chow,他们为模特们打造了稍显凌乱的发型和俏皮清透的妆容。设计师Natasha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一系列名字叫The Showgirl,用她自己最擅长的皮革,与薄纱、真丝、羊毛、皮草结合,运用刺绣与压花工艺,让黑色紧身皮装看起来有点坏又有点性感。模特们上场前,我 听到秀导再三叮嘱,大家走得开心一点哦,这并不是一场很严肃的秀!然后这群冰雪聪明的女孩在走秀时真的就在她们所习惯的扑克脸当中流露出了一丝浅笑,且不论时装本身到底如何,这场秀给我的感觉的确是轻松而富有朝气的。

随着中国设计师二人组——王德泉和蒋佳的设计师品牌We couture发布完他们的高级订制系列,我与上海时装周愉快的周末约会暂且告一段落,那些由精致手工带来的薄纱、刺绣、蕾丝、钉珠,融入灰调的裸色、木槿色、靛蓝色、银灰色,将在我今晚的梦境中一一重现。

回想这一天,我忙得顾不上吃饭,但的确很享受。下午在看秀空隙,我采访了BOF时装商业评论的创始人与首席执行官Imran Amed,他曾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时装是一门生意。这也是为什么他此次以上海时装周为由来华,忙着参加了各种论坛和研讨会,见了一波又一波人,却没空走 进新天地秀场看一场秀。和他相比,我还算挺清闲的。去年此时,我秉持着同样的观点,写了一篇题为《不谈主义,只谈生意》的文章,讨论在那一季时装周期间以 DFO和时堂为代表的Showroom初露端倪之事,正面评价它们对于时装产业链成熟发展的意义,而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吕晓磊彼时向我透露的搭建官 方showroom平台的愿望,如今也得以实现,4月12日,也就是周日,会有一个汇集9家Showroom的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在大同坊开幕。既然 对于品牌和设计师而言,在Showroom和商贸展上与买手、经销商们接触,所能获得的反馈和利益来得更直接有效,那还需要劳神费力办秀干什么?我把这个 疑惑抛给了Imran,他回答说,是为了吸引媒体的关注,一场精心策划的秀总会让人印象深刻。那么作为媒体,我们能做的可能就是通过各种方式还原自己在秀场内外看到、听到、想到的一切,让没有机会现场看秀的人,也能享受时装,享受设计。

Tags:
,